首页

资讯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民族医药,用创新拥抱新时代——首届全国民族医药高峰论坛综述
2018-12-03 14:57

  从在区域内发展到走出大山、走下高原、走向内地、走出国门,蓬勃发展的民族医药,正在迈向规模化、产业化发展的新阶段。
 

  “要着力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努力实现中医药健康养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2016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讲话,为中医药的发展指明了发展方向。
 

  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推动民族医药传承创新、协同发展,11月23日至24日,由中国民族贸易促进会主办,中国民族医药协会、中国民族卫生协会、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等协办的首届全国民族医药高峰论坛在湖南省长沙市举行。本次论坛以“传承民族医药文化、振兴民族医药产业”为主题,围绕政策支持、产业振兴、科技助推、文化引领4个重点,为民族医药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我们希望,通过搭建平台、整合资源、提供服务,可以让大家携起手来,共同迎接民族医药事业发展的又一个春天。”中华民族贸易促进会总顾问申占华在致辞中如是说。
 

  政策支持,民族医药事业面临新机遇
 

  2017年7月1日,万众期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正式施行。该法明确,中医药是包括汉族和少数民族医药在内的我国各民族医药的统称。《中医药法》的颁布,为民族医药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
 

  民族医药历史悠久,是中华传统医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副司长钟廷雄介绍,我国56个民族中,有35个民族有本民族医药,藏、蒙古、维吾尔、傣等15个民族有本民族医院。截至去年底,全国共有260多所民族医院,藏、蒙古、维吾尔、傣、壮、朝鲜、哈萨克等7个民族医纳入国家医师资格考试体系,全国共有2万多人取得了少数民族医专业执业医师资格。
 

  对于民族医药的兴衰,内蒙古医科大学党委书记乌兰感受十分深刻。曾几何时,在现代医药的冲击下,蒙医日渐萎缩,“有些医院卖给了个人,有些医院从三层小楼变成了平房。”
 

  2006年,内蒙古自治区召开了第二次全区蒙医中医工作会议,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推动蒙医药发展的重要举措,逐步建立了蒙医服务体系。现在,拥有1100张床位的内蒙古国际蒙医综合医院,依然难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就医需求,医院计划将床位扩大到2000张。
 

  有资料显示,2017年,我国中医药大健康产业的市场规模达1.7万亿元,中医药工业总产值达8400多亿元。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王晓琴认为,当今资本市场日益重视发掘民族医药的投资价值,民族医药必将成为新的投资蓝海。
 

  当前,民族医药面临着良好的发展机遇:《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十三五”促进民族地区和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等都将少数民族医药列为重点任务;2017年11月,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医药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为民族医药的发展做了顶层设计;今年7月,由13部门(部委)发布的《关于加强新时代少数民族医药工作的若干意见》,为民族医药事业发展提供了行动指南。
 

  业内人士也非常看好民族医药的发展前景。中新资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新资服”)董事长刘春阳认为,民族医药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上游涉及农业种养殖业,中游涉及药品研发行业,下游涉及保健品行业,此外,还可以延伸到旅游行业。
 

  产业振兴,民族医药不能孤芳自赏
 

  在本次论坛上,原卫生部部长高强指出,当前,现代医药快速发展,中医药的生存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服务范围逐渐收缩。一些中医院、民族医院为了存活,不得不大量采用西医技术,其中医收入甚至不到10%。
 

  “民族医药不能孤芳自赏、故步自封,要创新、要发展。传承中医药文化不是照抄照搬,而是要把中医药掰开了、揉碎了,发现中医药的精髓所在,并将其应用到现代医药之中。”高强说。
 

  “我很惭愧,作为彝族医药的省级非遗传承人,四川目前还没有一家彝药厂,也没有一个国药准字的药物产品。”在本次论坛上,彝医传承人郝应芬的发言引发了现场专家学者的深思。
 

  这些年,民族医药发展存在的困难有目共睹。如企业整体规模偏小、市场销售能力不足、基层科研和创新能力弱、人才匮乏、知识产权流失、野生药材资源破坏严重、地方标准不统一等等,成为制约民族医药产业发展的瓶颈。
 

  中国民族医药协会会长葛忠兴指出,当前民族医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特点十分突出:从民族来看,目前,民族医药大体分为三个板块:一是藏、蒙古、维吾尔、傣、彝、苗等民族医药形成了规模化、产业化态势;二是壮、回、满、朝鲜、哈萨克、侗、羌、瑶等民族医药发展迅速;三是人口较少民族的民族医药尚处于抢救、挖掘的阶段。从产业来看,民族医药产业存在“两小一弱两难”的问题,即企业规模小、市场份额小、科研能力弱、市场攻关难、市场融资难。
 

  科学家屠呦呦从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获得了灵感,从实验室提取了青蒿素,通过工业化规模化生产,创造了医学上的伟大奇迹。这是传统中医药在现代科技支撑下实现的医学突破,为中医药产业化道路,提供了重要启示。
 

  “要振兴民族医药,需从科研、技术、服务、销售等多个方面形成合力,才能让中医药拥有更大市场、更多活力。”高强说。
 

  在全球回归大自然的今天,伴随人们健康观念变化、医学模式转变及疾病谱的演变,中医药的独特价值愈加明显,受到世界各国的青睐。在“中医药国际化”大背景下,民族医药也逐步成为技术、资本不断涌入的新兴投资领域。
 

  在资金问题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王东认为,民族医药企业要快速成长,必须解放思想,抱团取暖,重新整合优势资源,增强市场竞争力。“过去我们说‘同行是冤家’,现在我们要改变这种老思想,实现从竞争到合作。”王东说,对于合作的各方来说,“自身的核心利益不动、股权不动、资产不动、利润不动,动的不是存量,而是增量,是未来的市场,这样才能把我们的企业、资源发展起来。”
 

  专家预计,到2020年,中医药大健康产业规模将达到3万亿元,但要实现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的“健康服务业总规模于2020年、2030年超过8万亿、16万亿”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西藏那曲市比如县良曲乡卫生院藏医旦增洛珠在抓药。王珍摄
 

  科技助推,创新支撑民族医药产业化潮流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本次论坛上,中国民族贸易促进会成立了民族医药工作委员会、民族医药科学研究院。研究院将从民族药资源保护、有机种植、科学提取等方面入手,加强对民族医药的技术攻关。
 

  据不完全统计,民族药有8000多种,占整个中医药的70%以上。很多包括道地药材、野生药材资源,大部分分布在民族地区,成为民族医药发展的有利资源。
 

  “要利用第四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之机,理清全国药材资源的品种和蕴藏量,因地制宜、科学规划、精准实施,发展少数民族药材产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会长吴刚建议。
 

  在民族医药科学研究院执行院长王代军看来,西医通过医和药的分离,促进了现代药业的发展;医药结合的中医也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要让中医、民族医依赖药,一是要实现诊断体系标准化,二是要实现药品的高效、安全、规模化生产。”王代军说。
 

  王代军认为,民族医药的发展可以借鉴日本汉方的经验。1967年,日本批准了6个汉方新药,通过工业化生产的方式控制质量、提高药效,推动了汉方的快速发展。1976年,汉方提取剂被日本政府列为医疗保险药物。如今,很多中国人到日本旅游,都会购买汉方药。
 

  当前,中药材种植方面存在诸多行业怪象:农业有区域化的品种,中药材几乎没有,却追求道地性;农林业的品种、繁育技术掌握在科学家手里,有数以万计的种业或种苗企业,中药材的繁育几乎没有技术支撑,依靠农民自己收种、育苗、种植;农业种植户质量优先,中药材种植户数量优先;滥用化肥、农药……这些怪象导致中药材的品质难以得到保障。
 

  为突破这些瓶颈,民族医药科学研究院通过“一芽一产业、一室一世界”的方式,实现中药材育种的革新;对中药材的栽培实行全程生物防控,提高中药材质量;在民族药的研发上,通过生物技术,极大地提高药用成分的提取率。
 

  对于民族医药科学研究院的做法,高强十分赞同。他认为,要提高民族医药的使用率、市场占有率、影响力,必须从研制高端民族医药产品入手,要敢于创新,勇于走向世界。
 

  除了在药品研发上着力,民族医药的销售布局也在展开。由中国民族贸易促进会、中新资服公司共同成立的中民贸民族医药产业有限公司,将在3年内在全国范围的居民小区设立30万家以上的中华民族药事服务中心。中心将以实体产业为依托,推出药事服务、公益服务、一乡一品配送服务、社区居民慢性病预防、志愿者应急抢救等新型社区服务,打造“新零售+服务+公益+宣传教育”实体门店。
 

  文化引领,在保护中坚定文化自信
 

  在我国公布的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及扩展名录中,传统医药共有45项,其中民族医药有22项,占总数近半。
 

  北京中医药大学文化研究院院长、湖南中医药大学顾问兼中医学院名誉院长、国医大师孙光荣认为,我们要坚定对民族医药的文化自信,在民族医药的问题上不是我们要与国际接轨,而是国际要与中国接轨。他建议,民族医药要保持特色,突出民族性;要与时俱进,突出先进性;要勇于创新,突出实用性。
 

  山东省原政协副主席、山东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新陆指出,创新分为两种,一种是发现,一种是发明,中医药最大的贡献是发现了生命科学的很多奥秘,形成了天人合一、以人为本、阴阳五行、中和思维等中医药思想,为世界医学提供了宝贵的东方经验。
 

  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白庚胜,曾多年参与非遗保护工作。他表示中医药不仅是一项重要的产业,也是我国重要的文化遗产,曾对邻国日本、韩国、越南等产生十分深远的影响。他建议要对中医药文化进行建设性保护和发展,不能“见物不见人”,要注重人才的培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原副巡视员阿尔甫·买买提尼亚孜建议,保护中医药文化遗产,首先要挖掘、传承民族医药典籍中的精髓。这些年来,新疆逐步将医药古籍文献整理成现代维吾尔文出版,并陆续将其翻译成汉语,为维吾尔医药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
 

  藏医有3000多年历史,全世界有32个国家对藏医药进行研究与应用。对于这一世界性文化遗产,青海久美藏药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久美彭措指出,民族医药是人类共同的财产,相关传承人要打破传统束缚,多做传承工作。“如果一些老藏医不说、不传,去世以后就把这些宝贵的经验带走了,这是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久美彭措说。
 

  本次论坛还启动了中国民族医药传承与振兴工程的筹备工作,助推民族医药产业实现从小、散、零向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的现代化转型。民族医药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石巍也表示,在即将推出的《中国民族医药传承与振兴工程纲要》中,文化引领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该协会计划与央视合作拍摄大型纪录片《探寻民族医药文化》和《民族地区医生跟诊录》,编写大型图书《民族医药卷》,加快对非遗传承人和古方传承的收集、整理、开发工作,挖掘遴选、整理、传承民族特色医疗方法。
 

  “我们将通过民族医药的传习工程形成民族医药的人才库、专家库、药材资源库,通过文化引领使民族医药产业的商业价值进一步提升,知识产权得到进一步保护。”石巍说。

[责任编辑:中庸]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 备案号:京ICP备11000545号-7 | 新闻监督电话:010-57280465 | 投稿邮箱:fabugov@163.com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