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杨府:《明生的文玩小屋》
2019-11-18 19:27
  人生之义何在?我之所以这样追问,主要缘于恋恋红尘,碌碌众生,有清晰的人生规划者少,而营营苟且于眼前之得者多,从而失去长远之想。古人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这话有些大,但其中的道理古今相通。昏昏度日,东谋西就,得意于浮名,苟且于当下,而不知老之将至。回首前尘,能不愈益惑之乎?想自己半世浮沉,一艺少成也,其病就在于烟尘心,时或有得失之患也。但凡钟情于一,艺到精绝处,皆可有人生的充实与收获的快乐。这就是我从明生先生的文玩小屋里走出来后,不免生发出的如许的感慨。看了他的收藏、听了他关于鉴藏的体悟以及感受了他闲适的生活方式,真如醍醐灌顶,再反观诸己,这样的感慨便愈发强烈!
 
  认识明生纯属偶然。
 
  卢晴依君是我故交,而卢又与明生交厚。两人又都志在收藏,其性格皆温和可喜,为人踏实、宽厚而忌虚浮,因此颇为类相合宜也。我与晴依君认识二十余年,多有交集。己亥中秋前后,正是桂子飘香时节,逸香袅袅,满城皆是,我回到了鄂西北边城。晴依知我回,便邀我同去一朋友的茶室喝茶。这朋友便是明生。
 
  明生的茶室取名文玩小屋,位于十堰市朝阳中路原教育局大院内,现已改为阳春三月商务宾馆大院。其居在三楼,三室一厅,约一百二十平米,为老式家属楼。原是其父的居室,其父退休前一直是某中学领导,雅好收藏。其逝世后,儿女辈欲更久地留住先父的泽德与气息,且延续先辈之好,睦而协之,决定转给有同样之好的明生,作为他的收藏会友小居,或可恍见遥远先世曾有的辉煌,犹能脉延香续家世的文脉。这就是文玩小屋的由来,而今已成为该市文化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明生先生带我参观他的小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各式各样的高档红木家具。黄花梨、紫檀、鸡翅木、铁力木、花梨木等名贵材质做的条几、供桌、八仙桌、书案、罗汉床、茶几、琴桌、香几、博古架、落地屏、插屏、鼓凳、太师椅、圈椅等家具,可谓琳琅满目。不同的家具摆在不同的房间,陈设规律相当考究,恰到好处,使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战国楚人宋玉的赋来:“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主人的学识、修养、气质和品位,由此不可遏止地洋溢出来。
 
  走到每一件家具跟前,明生先生一一给我介绍红木家具的常识和日常保养之法,以及淘买和交换的心得,每一件都来之不易,每一件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在他的眼中,家具不仅仅只是沉闷木讷的家具了,都注入了人文的气息,仿佛他生命的一部分。又像他的孩子一样,赋以诗意的名字,如摆在客厅里的一组家具,叫“江南之诗”,其旁又配了一幅传统的字画,很有味道。我不禁情动于内,受到感染,再看,仿佛这些家具都鲜活起来,是那么的气度雍容,风逸雅致。尤其让我惊叹的,是他自己亲手打造的小件家具。结构精巧,造型优美,雕刻、镶嵌、打磨等工序,一丝不苟,我感受到了工匠的精神,我感受到了这种精神所呈现出来的器物文化内在的因素,那么生动具象地诠释出古朴、洗练与典雅的风采。看着眼前的明生,我心中的敬意油然而生;置身于这样的小屋,我也随之放飞梦想的翅膀。与他接触虽短,交谈不足半日,但我自觉受益匪浅。古人云: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或有此感喟也。
 
  明生先生之所以有很深的“嗜古”情结,与他的出生和经历有关。
 
  明生先生五十年代中期,出生于湖广名邑郧阳府。郧阳府城位于汉江之畔,五百年人文积淀,方成就一座文脉昌盛的城池。一街两巷,明清风格的建筑栉比鳞次,错落有致。街道整洁干净,蜿蜒深长。鎏金的匾额,染着尘烟;裹着风的旗幌,古意盎然。一个一个的四合院,一色的青砖黛瓦,粉墙骑楼,雕刻着祥鸟瑞兽的花格子窗棂,夹着青石板铺就的长街。从城内到城外,连绵逶迤,圆滑的锋面上所现出的那两道深深的辙痕,清晰、等距,斑驳且沧桑。不知有多少岁月,走过了多少满载货物的骡马大车。明生先生儿时就居住、生活在这座老城西街外婆家的四合院内。丰富的文化意韵的熏陶,使他打小就烙印上了浓浓的“嗜古”也即传统文化情结,并与祖辈遗留下的明式家具和文玩小品结下了不解之缘。只是因为后来南水北调,古城沉入了江底。很多老旧的东西在岁月的流迁和动荡的变故中,渐失其踪,但早已镌刻在心底里的那种中式古典的情怀,却始终念兹在兹,不曾淡忘。零八年退休以后,便专门捡拾起了久违的红木家具专题收藏。并由此结交了不少与他一样痴迷红木家具和文玩收藏的发烧友。于是将自己的居所布置成自己想要的中式味道,闲暇时烹茶看书,鉴赏红木把玩藏品,静静品味那些逝去的珍贵时光。
 
  “虽找不回当年纯粹的‘古惑’,却将几十年不变的情怀表达出来……曾经的郧阳老城有东、中、西三条大街,无数个小巷,西大街长约1公里,也是城内最繁华的街道,有名的广货铺绸缎铺客栈多聚此处,江西馆山陕馆福音堂等古典建筑物也分布在西大街。就像重庆瓷器口古镇那样,异常热闹和古典。再加上祖辈潜移默化的熏陶,自然而然的对中式古典情有独钟了。”说起郧阳老城以及他的收藏,明生先生往往深情款款,异常缱绻,他深邃的目光看向远方,似乎也把你拉回到了已然逝去的过往,跟着他的讲述,想象曾有的繁华市井,“小时候听外婆讲,外公十几岁只身从黄州来郧阳做水上码头生意,喜欢收藏明清家具和瓷器。解放前三年外公不幸病故。后因生活所迫,外婆为养家护糊口,变卖了一些家具。我小时记忆犹新家里有一套中堂家具和化娤柜等。后来因文革破四旧,很多家具和瓷器都不在了,现在家传的东西就只有一张明式梳背椅一对描金粥罐和一个大漆小文盘。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个念想,也给空间添色不少。”……临别,明生先生拿出留言簿,要我在上面题一些话,于是,我就将我的三首旧诗,稍作修改,抄赠给他。诗曰:
 
(其一)
 
身居高楼浮云闲,寒来暑往度流年。
 
朝暾早过扶桑树,暮光迟下西山烟。
 
弦歌轻吟南风诗,牙板高歌北溟篇。
 
煮茶且待称量水,心神安处即大千。
 
(其二)
 
净扫陋室涤尘埃,梨案熏香锦卷开。
 
绿酻氤氲宜解颐,阳光喧哗满庭外。
 
闲卧暖榻文多解,匆启凉箧诗别裁。
 
客来共品新赋骚,吟哦同与思王怀。
 
(其三)
 
暂隐高楼次第菊,开窗已是半城暮。
 
尘烟往事度早岁,悠游万方求安居。
 
客来坐饮武当茶,友去披览括地书。
 
偶得闲趣作纪历,吟哦声中尘怀无。
 
  其实,这旧作倒很符合这人事与环境,或许冥冥中早就有为他而写的吧,这就是所谓的缘。人缘,物缘,时缘。看了明生先生的收藏,很勾起了我久已亢奋的心。南北流寓有年,整日忙忙碌碌,所为者何?人生无非是适宜而已。“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不禁勾起客子之愁。这是一座宜人的城市,有文化,有人情,若要择一小城终老,此城最好。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将归矣,从吾所好,终吾一生。人生得大自在,可谓达者矣!(作者:杨府,系中国文化与产业杂志社总编辑。)
 
  
[责任编辑:编辑部]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 备案号:京ICP备11000545号-7 | 新闻监督电话:010-57280465 | 投稿邮箱:fabugov@163.com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