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情怀故土系列——童年的南泉
2018-08-30 22:37
题记:我的故乡没有了,1989年“大——阳”地震把她毁于一旦,加上农业复垦后,现在已几无痕迹了。几次次回到故乡,面对废墟,我情不能自己,常常在梦中忆起当年——
   
 故乡有泉,名叫“南泉”。何以得名,无法考证,但南泉传奇,泉水养育了我,童年的南泉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南泉由一汪汪散泉组成,团团的一窝。记住它的时候,就是一个用石条砌成的方方正正的池子。泉眼四散着 从池底汩汩地涌出,仿佛一窝嗷嗷待哺的麻雀,在争抢着大鸟喂食一般,泉水急切地一扬一扬从地下冒出。泉池足有半个炕大,水深约有一米多,清澈透底。泉水不堪憋圈地拥挤着,迫不及待地,然而却又从容温雅地从泉池砌好的泉口儿奔涌而去,急速地流走。泉水流远,才发出很细小的潺潺声。
    我是吃南泉水长大的。泉溪洒满了我童年的足迹,负载了我童年生活的欢乐和艰辛。南泉的泉水从泉池里流出来,自然地形成了溪流。我每天上学和放学都要走过这条溪流,每每跳迈溪流,我都要驻足,看那清凌凌的泉水透逶迤迤地流走。夏天,溪流两岸的青石上,蹲满了嫂嫂婶婶们,她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地在那里洗衣服,花花绿绿的衣服晒满了南泉两岸的青石。静泉、流水、人声组成了一幅美丽的乡村风情图画。而往往这个时候,我和童年的伙伴们就泡在溪水里。我们穿着短裤或挽着长裤,在溪水里摸鱼,捉青蛙,捞蝌蚪,打水仗,玩游戏,疯跑踩水……,真是尽兴尽乐。累了,便爬在泉池边看泉水里的青蛙和清水鱼游泳,真是有趣极了。南泉里天然地生着一种鱼,我们叫做“清水鱼”,这种鱼长不大,样子像一根粉笔,黑褐色,有着长长的胡须和长长的尾巴。这种鱼不能吃,只能捉着玩。我总是把它养在家中的水缸里,或者用罐头缸玻璃瓶装了放在柜顶上观赏。南泉带给我无数的快乐。
    但我最难忘的是冬天的南泉。南泉是我们一村人吃水的泉源。我父亲去逝的早,去南泉挑水的任务就早早地落在我幼小的肩上。冬天里去南泉挑水,真是让我害怕,让我为难。数九寒天,池台上结了厚厚的冰,那冰像蘑茹一样顶起来,玻璃一样光滑。那是怎样的危险和艰难呢?我战战兢兢、摸摸索索地挨近泉池边,双膝跪着,几乎是爬在那里,把水桶探下去,小心翼翼地打水,又不敢把水舀满,舀满了就拽不上来,还生怕自己滑进泉池里。好容易打上半桶水,然后再畏畏缩缩地担起来,在滑溜溜的坚冰上碎步开走,时常会仰面朝天地摔倒,担杖和水桶摔出老远,水花溅得满头满脸,冰渣子结了一身,手冻得生疼,脚冻得麻木。有时候手上的一层皮还会沾在担杖钩上和铁桶的提手上。但是水还得拚力去挑,我不知自己暗地里哭过多少回。我那时十一二岁,身单力薄,只能挑着半桶水,晃晃悠悠,摇摇摆摆,一步三歇息,龇牙咧嘴,气喘吁吁,那是何等的败样子啊!
    传说南泉是一个神泉,不管春夏秋冬,不管刮风下雨,泉水通年清澈透底,清格凌凌,亮亮晶晶,像一块深厚的镜子。泉水冬暖夏凉。冬季,池面上总是笼罩着浓浓的热气,氤氤氲氲,飘飘袅袅,团团白雾不断随风飘散。不管外面是多么的冰天雪地,而池里的泉水却是暖暖的,把手伸在泉水里根本就不会冻着。而到夏天,水又冰凉无比,哪怕是伏天,手伸入泉水里,不屑几秒钟,激骨激骨的冰凉立刻透彻肌肤和骨髓,浸入心田,使人无法承受。南泉水取之不尽。不管有多少人去挑水,一担一担地去舀,水总是那样平静持满。曾经村人做过试验,组织百人去粪场浇粪,排队挑水,接连不停,但泉水始终是满满的一池。可也奇怪,要是掏泉,(清理泉里杂物)只是一个人一只水桶,不用半个小时,泉水就能见底。南泉里有时儿童不慎跌入,水虽不深,但足可淹没儿童,可从来都没出过任何危险。这就是我故乡的南泉。岁月悠悠,我离开故乡已经近30年了,但童年的记忆,总是在梦里,南泉的泉水总是流淌在我的心里。    (秦世珍 推荐)
 

 

[责任编辑:中庸]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 备案号:京ICP备11000545号-7 | 新闻监督电话:010-57280465 | 投稿邮箱:fabugov@163.com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