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符良字:我家为抗战牺牲的三哥符不狗
2021-05-25 12:26
  “亚四,起床了,太阳晒到你屁股了!”只见三哥符不狗拿着小木条轻轻抽打我的屁股。一觉醒来,原来是个梦。
 
  三哥符不狗已于1943年对日作战时牺牲了,年纪不到二十岁。但他的音容笑貌却浮现在我的脑海,每次想起他,我总是老泪直流……
 
  我家在海南临高和舍抱堂,一个名叫多子的小村庄,十几户人家都姓符,小村子四周都是绿色葱绿的坡岭,显得宁静秀美。1924年三哥就生在一个低矮的土砖屋里,没有文化的父母给他起名为符不狗,他只上过一年的小学,十岁就会跟父母学会劳动了。他个子高,力气大,人家的孩子谁也不敢惹他,他也处处呵护我,不让别人欺负我。在家中他最疼我了,每次吃饭有好吃的,他总夹给我,舍不得自己吃。去坡岭上劳动,口袋里总装着不少的野果给我尝。
 
  1939年2月,日军侵略并占领海南岛,并在我村庄不远的和舍、巴总、木排、和庆建立据点,派兵驻守,日本兵凶狠,村民们对他们又是恨又是怕。为了号召全民抗日,革命志士符志行等人到各村庄进行宣传发动,不知道三哥心火燎燎地去报名了。他回家一告诉父母,就遭到父母的反对。开始他也变得沉黑了,可是到第二天就没见踪影了。母亲到处找他,哭喊着他的名字。父亲抽着闷烟叹气道:“鸟儿翅膀长硬了,管不住了。”就这样三哥投身于抗日革命队伍,在琼崖独立游击队第四支队第二大队当战士,当时符志行当大队长。此后跟随智勇双全的符志行大队长,与日军作战。
 
  一天中午,天还飘着毛毛细雨,村里不远处传来密集的枪炮声,母亲显得惊慌不安,父亲也担忧地说:“又打仗了,不知我家不狗怎样了?”
 
  晚上村里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这时有人在外面轻轻地敲门,母亲一打开原来是三哥回来了,身上还挂着一支驳壳枪。我给他倒了一碗水,他一咕噜地喝完还喜形于色地说:“我们中午在巴总桥埋伏打了个胜仗,炸翻一辆军车,打死好多个日本兵。”母亲惊慌地说:“你们就是胆子大,特别是你,以后要小心点。”三哥跟父母聊了不久又要匆匆地出门了,母亲只好塞给他几个熟地瓜。三哥从这次离开家门就再也没回来了。
 
  1943年夏天的一天,一个村民从外面跑到我家,惊慌失措地把三哥战死的消息告诉我父母,一听到噩耗母亲当时就晕倒了。我家人一时也沉浸在万分痛苦中,为了给三哥收尸,家人冒着生命危险悄悄来到激战过的战场,只见三哥静静地躺在地上,身边留下一滩血,尸体都变得僵硬了。于是家人用草席抱紧尸体,拉到别处草草安葬了。
 
  就这样三哥永远地走了,走在抗战的前线上,一句话都没有跟家里留下……1944年,我和二位堂兄符良精、符良义也参加了抗日革命队伍,内战爆发后,我编入琼崖纵队八团二营二连当战士。海南解放后回木排务农,1956年入党,当了48年村长。
 
  亲爱的三哥,您在天堂还好吗?现在家里子孙兴旺,男女老少始终都忘不了您,以您为荣!(符良字口述、杨伟杰整理)
 

94岁的符良字说,我和三哥过去就出生在这土砖小屋里
 
  
[责任编辑:编辑部]
精华推荐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 备案号:京ICP备11000545号-7 | 新闻监督电话:010-57280465 | 投稿邮箱:fabugov@163.com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