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当代书法教育成果大家谈·王岳川——【书法自信】关于当代书法教育的对话(2019年第42期)
2019-12-03 15:06


 
  嘉宾:王岳川
 
  记者:兰干武
 
  时间:10月24日
 
  地点:北京王岳川寓所
 
  王岳川,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中文系文论室主任,教授、博导,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书协理事兼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教育书画协会副会长、国际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等。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院长、澳门大学人文学院客座教授、复旦大学等十所大学双聘教授。曾担任学术泰斗季羡林先生八年助手。
 
  出版著作50余部,在中外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500余篇。致力于中国书法文化的世界化,在世界40多个国家传播中国文化和书法艺术。

 
书法自信
 
——关于当代书法教育的对话
 
  
  兰干武(以下简称“兰”):王教授好,首先祝贺您今年10月12日在韩国首尔获得“世界书法全北双年展金奖”。当代书法与文化是可有可无还是非此不可的关系?最近书法界有一种声音认为,当代书法好像还不能强调文化,或者当代书法不宜谈文化。为什么?他们的意思就是现代与过去古人的传统经典不一样了,过去的书法都是那些政治家、军事家或者作家写的手札之类,现在这种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怎么还能谈那种文化?换言之,这种看法认为,书法艺术就是一种纯艺术。王教授,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岳川(以下简称“王”):这种看法有一定的道理,也有一定的现实现象为依据。但我是这么看的,今天的人的学问不能说和古人完全不搭界。今天,书法与文字、书法与国学、书法与儒家、书法与道家、书法与佛家、书法与音乐、书法与舞蹈、书法与建筑、书法和文房、书法和笔墨、书法和展厅、书法与国际文化都有多重关系,而文字、国学、儒道佛、音乐、舞蹈、建筑等等都有不可分离的关系,这些都是文化。
 
  书法首先就是雅俗共赏文化。中国的文明得以幸存,之所以没有消亡,是汉字产生出一门以汉字为基础的“书法”艺术守护着她,爱护着她,并见证了书法和文字之不可分。一个不识字、写错字的书法家,严格来说是残缺的书家。人生学文识字始,人学文化是从识字开始,字都不认识,那就是缺文化。
 
  其实文化不可怕,没有文化才可怕。文化也没有那么玄,它包括由低到高不断提升的四部分:第一,底层部分叫做衣、食、住、行,放眼看去书法和衣食住行文化交融无碍。第二,中层是琴、棋、书、画。琴房里有书法,棋社里边有书法作品,书房画廊中书法更是比比皆是,没有违和感。第三,高层是经、史、子、集。在国家级殿堂当中,在国家图书馆博物馆中,在最高学府北京大学中,里边到处都可见书法作品——出经入史、诸子百家、诗文集的书法书写是文化,而且是高级文化。第四,顶层,就是极少数人能达到的天地境界和生死领悟,这里面历代文人抒发情思悟性的书法可以车载斗量——书法有着广阔天地。可见书法是中国最广泛的一门艺术,书法与文化的各个维度,低到衣食住行中,中到琴棋书画,高到经史子集,顶级到了生死感悟的天地境界,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以我们不要一说起文化,好像就是抽象理论、高头讲章,不食人间烟火。其实文化就像空气一样弥漫周遭,就在我们生活当中。离开空气人活不了,离开文化人活不好。文化书法或者书法文化,不是说只要文化而不要书法技法,更不是说不要书法的艺术形式感,而是说:要和我们生命当中文化的各个层次、阶段、形态充分融洽起来,不要将书法弄成纯粹炫技,变成一种单一的技巧。这种单一技巧论在古代书法行不通,在今日书法也行不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书法技法属于中级阶段。高级阶段它还是要与文化结合起来,才有广阔的空间和愿景。
 
  尤其在今天,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强国,“汉字文化圈”的书法家们,关起门来进行玩技巧的纯艺术书法,这与“汉字文化圈”重建和大国“汉字文化”向整个世界的播撒传播不合拍。如果书法仅仅是几个人某个组织自己关起门来玩、来评奖、来小众,书法领域就萎缩变小了。在古代,书法当然是由布衣白丁转向士人官人的“敲门砖”,是考中升官的必由之路,也是文人雅士、骚人墨客与皇上进行对答的途径。诸如仓颉造字与皇帝的关系,李斯小篆与秦始皇的关系,梁武帝喜爱王羲之命周兴嗣集字《千字文》的关系,唐太宗与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的书法对话等,而米芾与宋徽宗的问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沈辽排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臣书刷字”非常著名,这等事情很多。今天书法在政治领域中淡化了,在反腐的官本位之后淡化了,但在中考、高考中又提升了——教育部明文规2020年全国中考和高考要在语文考卷中,加考10分书法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华民族已经从崇拜西方转向自我重塑,从文化自卑到文化自信,从废除汉字到汉字书法自信,而书法自信肯定包括书法文化的自信,而不仅仅是书法技巧的自信。
 
  从本体上看,书法不是球赛,不是竞技表演。书法是中国文化重中之重,其承担着太多的文化重量,切莫将它浅化、低化、俗化。反过来,我认为文化书法或者书法文化从来不否定书法技法,技法已然包容在文化书法或书法文化中,成为“技进道”的和谐整体,而不是彼此对抗分崩离析“反文化书法”,那样的书法就太狭窄局促了。
 
  兰:在书法里不谈文化是形而下的,境界太小了,把书法玩小了。好,我们再谈另外一个问题,刚好看到一个新闻,山东有一个书法学院挂牌成立了。您看我们当代书法教育,这种大学书法教育力量够不够?是不是还需要有大量的书法学院?
 
  王:教育部在两三年前成立了(教育部全国)教育书画协会。张副部长担任主席会长,言恭达和我们几个是副主席。去年言恭达先生又在(教育部全国)教育书画协会下边成立了“高等书法教育分会”,言恭达担任会长,我和解小青是常务副会长,下边几所高校书法一把手做了副会长。这说明一个新时代即将到来——书法进入教育体制,进入高等教育教学模式。如果说教育部过去对书法不太重视,那么现在已经越来越重视了。今年学会主席团的会议开了四次,而且在今年12月初,将在北京召开“高等书法教育学术研讨会”。现在全国各个高校都想成为本会理事单位,要加入进来,因而,山东成立书法学院只是一个征兆。据我在教育部了解,全国有3000多所大学,有300多所大学或学院成立了书法院、系、所,今后会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今是“高等书法教育分会”挂牌的第一年,现在已经有几百所大学参加,如果明年扩成近千所大学或学院,今后会逐渐壮大成为有3000多个大学的高教书法体系,加上教育部要求明年中高考要考书法题,无疑普通小学教育也会闻风而动,这预示着一个新的书法教育动态已然出现。
 
  我们知道,1981年中国书协成立,2019年全国高等书法教育学会成立,这意味着书法纳入了国家教育体制,纳入了国家大学的现代教学体系。今后书法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会层出不穷,国外孔子学院也在面对200多个国家、一亿多外国人教汉字和书法。尽管社会上也会有人说,有些博士不会写字,有些教授也写不太好,没关系,人都不是神,不会生而知之,会习而知之,不断进步。张海先生在郑州大学城成立了书法院,还申请到刊号办了一个刊物《大学书法》。我预感中国书法将迎来自己最好的时代,因为中高考指挥棒开始调整教育格局,教育部成立了全国高等书法教育学会,孔子学院大量地教授外国人学习汉字和书法。在东方大国文化重新引起世界关注的时候,我想说,文化书法和书法文化正当其时!
 
  我在高校工作了40年,在北京大学教书32年,我意识到高等院校教学非常严格公平,从命题、评审、结论都有一整套的规范。比如说没有一个评委可以每一年都当评委,有个巨大的评委资料库每年电脑随机抽选不同评委。还施行匿名评审制度,你永远不知道外边有多少其他教授担任评审。为评审博士、硕士论文或者评奖,大学已经找到了一条可行的客观公正的方法,我相信高校采用的这种方式可以让过去书法创作和评奖没有红黄绿交通信号灯情况下的随便做,在今后违规会更少,更加客观公平公正,杜绝山头主义,大家按照规定来做,这是书法与时俱进的好事。
 
  书法高等教育正在理清中国书法的一条线——过去都是成年人的书法竞争——国展、兰亭展等各种展出参与者都是成年人。今后高等书法教育学会将组织全国青少年书法展、全国青少年书法老师书法展等。高等教育书法学会还成立了一个海外国际部,负责国际展出和教学。这个部门刚刚成立,我们就在联合国举办了“二十四节气书法展”,主要是小型作品,每位书家写一两个节气,我写了“立秋”“处暑”,言恭达先生写的是“立春”等。这24件小作品在美国展出的时候,很多外国人很感兴趣。因为每一个节气通过书法在讲述“中国的故事”。我认为高校教授、博导加入书法界,提升书法的文化分量无疑是好事,书法界应该欢迎,因为我们共同的目的不是写字赚钱或捧红几个人,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写书法是为了弘扬中国“汉字文化圈”,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软实力,提升国家书法自信和书法文化综合实力。有这么一个大目标,书法界势必会少很多私人怨气和争斗,以及意气用事。有了大学的参与,书法大展的评价标准会更加客观公正,使书法更具有正大气象。
 
  兰:前两年一直在倡导书法进课堂,首先从教师培训。如果教师都没有,怎么教学生?为什么这几年书法进课堂效果不太明显,是因为缺乏书法教师是吧?
 
  王:这个问题我们在教育部开会的时候,教育部的几位司长也参加倾听了意见。大家考虑今后的书法考级制度,教育部门要逐渐正规化。比如要在北大教书,就必须有教师证,如果没有教师证,才高八斗互相吹捧说多么厉害都没有用,没有教师资格不能教书,今后我相信各级书法班都会进入正规化过程,必须经过教育系统的认证才有这个资格,就像我们要考驾照才能驾车一样。说自己技术很好,就上路了,肯定重罚。
 
  兰:我觉得这是一种规范化,更严格的系统化的一种管理是很好的,但是有没有这样的问题,教育系统的人给你发证,但是他书法水平还没有提高,怎么辨认书法水准?
 
  王:有道理,这个机构一定要事先把书法高手引进来,在统一部署下,把很多书法高人整合到高校,成为书法专家库的成员,广纳贤才请他们进来。
 
  兰:现在中小学缺很多书法教师。明年中高考要考书法题,学生们应该怎样学习书法备考呢?
 
  王:首先要大量培养中小学书法老师。今年12月份召开的书法高等教育研讨会将围绕书法教育如何做、对当前书法教育的现状怎么评估、它有什么严重问题、未来怎么发展等展开,相信会议意见会成为今后教育部决策的一部分,或者起码可作为决策的参考。当务之急是培训中小学书法教师,或把一些书法家送到中小学校里去教书。同时,明年高考这一指挥棒也会慢慢让很多校长意识到升学率与书法也相关。2019年高考有1035万人参加考试,中考有3000多万人参加考试,加起来考生将近5000万人,而这5000万人身后站着一个亿的家长。书法正牵动很多人的心。明年高考中考要考书法题,孩子们应做哪些准备?从哪个方向入手复习?这也是很大的一个范围。一般来说,命题考试不会给学生们出很偏的题目,也不会出临帖技法的题,主要出书法文化题目或者书法史上五体书之类的题目。考书法题的目的在于纠正提笔忘字,意在让广大学生“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提高整个民族书法文化的知识和素养,而不是仅仅出几个小书法家或捧回个奖杯,那目光就太短浅了!如果把全民都调动起来,书法就有了强大的生力军和守正创新的后备力量,善莫大焉。
 
  兰:前几年上海《书法》杂志跟我们也做了一期访谈,说当代书法是不是比赛太多,是不是太影响大家,太浮躁了。我觉得书法比赛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我们十几亿人,一个书法展去一千多人,有时候一个县才几百人参展,如果能十个省市同时展出一些作品,才会有影响。
 
  王:今后会有1.5亿人来关心书法、重视书法。今年北京小学一年级就发了《书法》课本,要求6岁的孩子学习书法,教育部规定是三年级就开始要写毛笔书法。我们必须认识到,在大国崛起形成文化自信的新时代,书法文化自信非常关键。这意味着书法一定不能排斥文化。您知道,最近教育部命题的中小学语文课本中砍掉了一些西方的或者当代的散文和文章,增加了相当多的古诗、古词、古文。我看后感到有相当的难度。我们书法界人士要有紧迫感,孩子们经过正规踏实的学习,他对古诗、古词、古文、骈文了如指掌,又有良好的书法老师进行培养,中国书法会出现极为广泛、惊天动地的“书法新生代”,书法文化的未来无疑是美好的。
 
  兰: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前身为“北京大学书法研究会”,1917年由蔡元培先生创建,1918年沈尹默调任为研究会的会长。那么,北大书法所是否继承了“书法研究会”传统?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呢?
 
  王:北大书法艺术研究所成立于2003年11月8日。成立大会上我提出北大书法教学方针和教学理念是继承百年前北大书法研究会传统,进而提出“文化书法”,反对空洞无物的形式书法,更要远离种种怪诞书法。我在开学典礼上说,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书法人才教育理念是“文化书法”,而教学纲领是“回归经典,走进魏晋,守正创新,正大气象”。于是,“文化书法”引起了书法界广泛关注,并引发了论争和认同的文化博弈。“文化书法”观念运用在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研究生教学中,逐渐成为北大书法专业的教学模式和教学理念。在近十届研究生和精英班教学工作中,得到了书法所教授群体和研究生们的不断充实和认同支持,并逐渐成为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的教学指导思想,被同学们简称为“十六字方针”。
 
  “文化书法”的提出基于这样的考虑,它的前提是当今中国出现了“反文化”的书法。主要是现代派和后现代派,后现代主义的基本策略是反文化、反美学、反中心、反历史、反人文主义,是西方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欧美人处身于大屠杀、法西斯军国主义、战争暴力之中,痛苦失望乃至绝望,于是对文艺复兴以来的人的宗旨、人性的美好失望而走向反文化。因此“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什么意思呢?就是当战争杀戮变成无限残酷的时候,再写优美的诗就是用谎言遮蔽这个罪恶世界。于是一些西方艺术说世界很丑,我的艺术比世界还丑,就出现了一个“比丑”的“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是西方精神颓废的写照,是西方人颓丧艺术失败的象征,而中国一些人把这些颓丧的过时的文化破烂拿来取傲于国民,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