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美文欣赏】杨军:(边关志)苦守
2018-11-09 14:21
 
  前不久,我到医院去看望战友。那是一个精神病医院。我的战友患的正好是精神病。他本来是好好的一个人,并非精神多么脆弱的,可是,按照物理学原理,任何物体在一定压力下都会变形。他转业回到地方,一时间离开了他熟悉的长白山深处的狼牙窝,离开了那几只狼狗,忧郁折磨着他,他变了形,原本打算回来继续履行他守山的职责,但回家已没有了那一切,长期的忧郁让他精神恍悠起来。
  就像探望一般的病人一样,我买了一大网兜的东西,外带几盒香烟,来到了位于大巴山的这个医院。
  精神病医院跟别的医院就是不同。一看那铁栏杆装着的窗户,几个黑影似的病人手抓栏杆笔直地一动不动地向外望,就不由使人精神紧张。
  病室里光线不好。只觉乱轰轰地人来人去。不知怎的我觉得一个个都象是唐吉诃德。我的战友被叫了过来。他消瘦、萎糜,见了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点了点头。我把东西摆在他的面前。他还未动手,后面就有几只手伸过来抓。我正有点不知所措,忽然一声怪叫:“注意,卧倒!”这一声怪叫使我一愣,好耳熟的声音!同时那些乱抓的手,果然都缩了回去。
  这声音竟出自我战友的喉咙!
  战友在八十年代初是一个挺老实的小伙子,老实得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他从大巴山一农家当兵来到长白山下的。
  我们虽然在一个师,可相识纯属巧遇。正是这次“巧遇”,改变了他,也改变了我。
 
  那是一九八七年夏。美丽富饶的大兴安岭遭遇了残酷的火灾。我作为师部的宣传干事,随“大胡子师长”奔赴到一线,用笔记录着全师官兵艰辛赴火的一个个感人场面……30多天的血与火洗礼,让我觉得非常的充实,作为一个宣传者,我用心忠实地记录下了那场战斗,把全师的闪光业绩,透过传真,传向解放军报、人民日报,让全国人民时刻了解着我们军人在灾难面前的勇敢和奉献精神……
  赴火战斗结束了,全师官兵凯旋而归。途中,师政治部主任又给我下达了一个采访任务,对全师负责的有森林处区域了解防火情况。
  这是命令。当火车驶入长白山下时,我告别师部首长,随A团去了。
  到了A团驻地,团政委亲自接待了我,并安排司令部的一位参谋带我去他们管辖的狼牙窝采访。
  次日一大早,我们上路了。参谋告诉我,狼牙窝海拔2500多米,那里过去有一个军械仓库,有一个班守卫。5年前,仓库弹约搬迁了,只有几间空房,原本让战士们都撤回来,因为地方政府求援,希望我们派个兵继续守山,一方面防人盗伐树木,另方面也是为了防火。因此,山上现在就一位战士守着……
  这个战士姓啥?我问。
  参谋一时愣了。他告诉我,大兴安岭火灾前,自己才从五连调入机关。
  吉普车载着我们跑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狼牙窝脚下的小镇上。这里离团部足足有一百二十多华里。
  镇上一位负责同志接待我们。一见面他就说:团部怎么这么久没给山上送东西了。参谋忙解释,前段时间正忙于“赴火”。
  “真是的,那位战士怕断粮啦。”说着,负责人把一些日用食品用一个大布袋装着,让我们捎上去……
  午饭过后,我和参谋、司机背着东西上山了。
  真累,我们足足爬了两个多小时,才在山尖处看到那几间砖房……
  推开房门,里边只有一张简易的木板床。一张桌子、一张凳子、一个马灯、一口铁锅。桌上还残留着一碗煮熟的猪肉……墙的一角是个木棚栏,有几条铁锁链。
  地上倒比较干净,特别显眼的是床上那床被子,折叠得方方正正……
  我无言,默默地期盼着房子的主人归来!
  等待中,我看见墙壁上有首打游诗,这是用木碳写的——
 
  太阳出来转山坡,
  一转就是百里多,
  三只狼狗陪伴我,
  年复一年何其过。
  月亮出来望山脚,
  思念家乡妹和哥,
  看见镇里星点点,
  从未下去享受过。
  ……
 
  后面的几句已有些模糊,我顺手拿起笔和纸记下了这首诗。
  不知为什么,我想与屋子的主人尽快见面。
  参谋从外面进屋告诉我,他回来了!
  我起身,只见参谋的背后一个瘦黑瘦黑的军人站在我面前,两眼盯着我,敬着军礼。我微笑着还礼,可他却一言不发。我瞧他有20来岁,可军衔仅是列兵。
  一旁的参谋忙着把从镇上带来的食品拿出来放在地上。突然,三只狼狗冲了过来,扑向食物,我吓得浑身冒汗。
  “注意,卧倒!”
  屋子主人的一声怪吼,狼狗们乖乖地蹲在地上。紧接着,战友开始烧开水,并将桌上的那碗猪肉热了下,给三只狼狗分而食之。
  这时,参谋叫战友停下,作简单汇报。
  战友木呆地望着我们。
  参谋:最近有火灾情况吗?
  战友:没有。
  参谋:防火措施落实了吗?
  战友:每天都转山。
  参谋:好。
  ……
  战友一直站得笔直。
  我实在忍不住了,请参谋到外边去下。
  当房里仅剩我和战友时,我拉着他的手,坐到床边,轻轻地问:
  “你是哪里人?”
  “大巴山。”
  “多久入伍?”
  “1980年。”
  “在山上几年了?”
  “七年。”
  “咋个还是列兵?”
  “不知道。”
  “想退伍回家吗?”
  “不。”
  “为什么?”
  ……
  战友眼睛湿润了。转过身去,用手抚摸着那只令人生畏的大狼狗。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战友是我的家乡人啊,与我同年入伍的呀,为什么他苦守狼牙山七年多,还仅仅是个列兵……
  太阳已经下山了。参谋进屋催我回团部……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但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走上前去,握住战友的手,悄悄地说:“战友,我要好好地写写你!”“不,你写了,团领导知道我还在部队,要我退伍的,我们家太穷了,我爸妈死了,我只有一个哥、一个妹,他们还需要我寄点津贴回家!”
  天啊。我第一次感到我的苍白。我第一次感到我的心碎。
  我再也没说什么,默默地随参谋踏上了回团部的征途……
  那一夜,我在A团的招待所捂着被子哭了半夜。
 
  凌晨三点,我起床边哭边动笔,把战友简单的经历写了个报告。第二天一早请招待员送给团政委。
  我流着泪离开了A团。
  那几天,我对写作防火情况已经提不起神了,我感到我过去的许多篇文章是那么的缺乏生命力,我病了。
  一个月后,师政治部主任找着我,沉重地说:你勇敢地把那位战友的事情写出来吧!
  这,又是一个命令。
  我经过反复思考,为了一个苦守深山七年整的老乡,决定写,心甘情愿地写。
  终于,我又回到了狼牙窝,在与战友相守一个星期后,我了解了他为什么苦守七年的原因。因为他从新兵下连后一直都在山上,连队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对个士兵而言,或许没在意,认为他老实,就一直没担心过,因而错过了给他调衔的许多次机会,加之他一直认为能在部队比什么都好,也从未向领导提过任何要求……就这样,一篇用泪水和理智合成的长篇报告文学——《苦守》写成了,并很快在军内传播,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重视,许多战友给我来信,有鼓励的,有担心的……
  但,我已什么都不怕了,因为我是在为良心而写作,为职责在担当!
  ……
  后来,战友成了全军的模范标兵。
  后来,战友转为了志愿兵,在部队继续干,一干就是20多年,是全师最老的一个兵。
  就在那一年年底,我调回了家乡所在的军区。听老部队同事说,战友专门到师里来找过我两次,听说我调走了,他哭了。
  如今,我已回地方工作多年,但我没有忘记战友。听说他前几年转业回家,得了精神病,我的心比谁都痛……
  在这个精神病院里,突然再一次听到战友的这一声怪吼:注意,卧倒。
  我想得很多。
 
  我已进入不惑之年,但依然情不自禁地被眼前这一幕而悲伤,隔着铁窗栏杆,我看见战友伸手去拿了一支烟,又把烟放下了。
  我想,我的战友会慢慢抚平心中的创伤,会的!一定会的!……(文/杨军 图/来源于网络)
  (注:作者系军旅作家,现为成都市金堂县宣传部部长。)
       
 
【本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中国发布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须注明稿件来源。投稿邮箱:chinafabu_cd@126.com】
[责任编辑:中庸]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 备案号:京ICP备11000545号-7 | 新闻监督电话:010-57280465 | 投稿邮箱:fabugov@163.com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com all rights reserved